自娱型杂派。
中立记录者。
在下安炎。

【闪电十一人/政悠】赤心尝胆(二)

◇ CP:西荫政也 x 野坂悠马

◆ 龙战 x 黑魔 

◇ 根据官方ED卡无根据瞎设定,纯鸡血产物。

◆ 前章(一)


-


龙对人类本没有什么兴趣,那样一种无限反复地相互伤害与利用、破坏或妥协、贪婪且懦弱的生物在大自然里构筑一道道壁垒与通路,将恶之手伸向其他种族的领域与生活。所以他不曾定居,只要人类一听说有龙栖居,必定会有无聊的恶徒顶着乱七八糟堂而皇之的理由过来讨伐他。

“不自量力”这个词怎么写知道吗?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

龙虽然无所谓他们来捣乱,但是很吵。于是他隔段时间就飞去另一个地方,百无聊赖,毫无目的。

黑袍少年在眼前倒下时,漆黑的龙观察了下,大致猜测出这个家伙应该只是误闯。不远处的大火仍在熊熊燃烧着,这孩子身上尽是火烬的气味,袍子背面还有几簇火星在顽强地烧着。

救人救到他这里吗?真是太乱来了。

龙息拂过,熄掉了火星。黑龙正想叼起他丢到山下让随便哪个人类路过救他,忽然发现这家伙明明昏迷着,却是在笑着。

不能理解。自己都生死未卜了,还在欣喜着什么,还在期待着什么。

不能理解。

黑龙对人类有许多不理解的地方,他也没有打算理解,反正结局都是大同小异。他对黑魔法师也没有什么好的印象,毕竟来讨伐他的人不是战士就是魔法师,早已习惯。

余光瞥了眼对方怀里睡得安稳的小女孩,黑龙眯起眼睛。他伸出爪子将两人捞进掌心里握好,挥翼而起朝反方向飞去。森林延伸的尽头是个小镇,趁夜色仍浓,黑龙寻了个隐蔽的地方缓缓降落,于半空中化为黑盔覆身的人形横抱着两个小孩落地。跟小镇守卫问了路,并说明森林大火的事后,他就抱着人快步向医院走去。

 

-

 

西荫政也端着早餐回到房间时,野坂悠马刚刚结束通讯,紫色飞鸟于弹指声中燃尽,化作空气中的一抹微风。

“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没有。”

野坂悠马抓起餐盘里的一块蜂蜜面包塞进嘴里,双腿交叠地坐到椅子上,心不在焉地一边嚼着一边翻着随身带的魔法书补充道。

“星章又攻下一城,「绝对的指导者」鬼道有人功不可没啊。”

原来如此,刚才那是关于星章的记录传送。

西荫政也坐到另一把椅子上,简单地吃了两口。龙的摄入来自大自然的气息,人类的食物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

“去视察完雷门,野坂桑打算去看看星章吗?”

“不必要。我们很快就会在中央区碰面了。”

西荫政也解决完早餐,起身抓过背包整理。昨天去集市顺手补充了点东西,一并有序放了进去。将牛奶一口饮尽,野坂悠马抽出扣在书脊上的羽毛,羽毛于指间化作一支笔,他随手向后翻开数页,飞快地写下几句话后撕下那页折好一掷,纸页在空中悠悠转一圈后化作紫色飞鸟飞出了窗外。

窗外阳光灿烂,天气正好,纸鸟闯入光芒中瞬间消失。

随后野坂悠马收起书起身,自己走到衣架边开始穿上外袍与靴子。西荫政也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向下一抹,如黑宝石般散发漂亮光泽的盔甲重现覆在身上,虚空中宽剑顿现落于掌中,他握住剑柄一个流畅的翻腕屈臂将宽剑负在背上。提起背包单肩背着,西荫政也推开门,给野坂悠马开路。

“我们走吧,野坂桑。”

“嗯。”

野坂悠马抓起魔杖跟上他的脚步。两人离开旅馆,沿着早已记熟的路线继续前进。

 

雷门,曾诞生过足以与传说比肩的圣骑士团,自上次大战后,骑士团员各奔东西,虽未销声匿迹仍以新的身份活跃着,但雷门之名因后继无人自此没落。前两周听说雷门从外引入新血液,以探查名义跑来满足好奇心的野坂悠马此刻正坐在雷门城墙一角,悠哉游哉地俯瞰着这座城市。不远处雷门的黄蓝旗帜正迎风鼓鸣,西荫政也站在身后平静下望。

身着浅蓝盔甲的少年们按部就班地沿训练场绕圈跑步,时不时和训练场外围观的民众笑着打招呼。青春活力大概是这个队伍给予人的初步印象,然而不成熟的生涩感也非常鲜明地显现在每个人身上。

“嗯——这样的雷门在之后的战斗中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静观其变吧。”

西荫政也淡声回答,视线瞥向坐在高台上正一个人开心地玩耍的红衣导师。这个教职人员打扮但浑身都在玩乐的人正是雷门新骑士团指导者,说是导师更像是皇帝。野坂悠马随之一同望去,浅灰双眸微垂弯下,笑意吟吟。

“似乎是个很有趣的指导者。”

“暂时没有查到他的资料。”

“说不定以后就有了。”

西荫政也收回视线看向野坂悠马,有几分疑虑,思考片刻后他并没有将疑问吐出口。野坂悠马从坐姿换成了站姿,黑袍的分式尖尾在风中被扬起,如集聚的黑色飞鸟。

独属于少年的那张略显稚嫩的脸戴着大大的兜帽半埋在阴影里,灰眸如石泛着无机质的光,日光被挡在帽檐外,仿佛是面映不出任何事物的镜子。

西荫政也望着他,想起过去在森林里见的乌鸦。

明明是个人类。

“野坂桑,要走了吗?”

“嗯,走吧。”

得到回复的西荫政也稍一弯腰,一把揽起黑袍少年将他扛在肩上,转身朝城墙背面纵身一跃,轻松落地。他俯身将人放下,环视一圈后确定方向。

紫色飞鸟再度回来,落在野坂悠马抬起的食指节上碎成粉屑,灰眸里那一点光转瞬即逝,他扬了扬手垂下,迈步向前。

 

从雷门回到王帝月之宫的路途是可以绕开中央区的——那是所有团队都必将在此一决雌雄的交战区,胜者为王,活下来的最后一支队伍将得到开发中央区地下资源的最高权利。开发时间为一年,到期后这片被栽种下层层叠叠古魔法的土地会把所有人再次排斥在外,重新盖土休憩,等着新一轮争战到来。

至于这资源有多珍贵,看历史上的盛世王国史便可窥其一角。

一个月前交战期刚刚开启,这片神秘的沃土收起魔法屏障再次迎接交战团队的到来,是功是险,在兵刃激撞声中一见分晓。有勇者怀揣着雄心迈入,无胆者远远观望,但大部分人并不会轻易进入,毕竟有胜利的自信自然是好事,但提前被敌人探光底牌也是一大祸事。

野坂悠马原本是可以绕开中央区的,然而他像是如入无人之境般笔直向前。西荫政也准确地离他半步之距跟在他身后,深灰黑瞳同样毫无所惧地直视前方。

厚靴踏入嚣土,白光一闪,交战区准入机制启动。靴跟方停三尺,狂风突卷,高耸入云的白色飓风叫嚣着撞来。西荫政也朝前大步一迈,抽剑一甩翻腕刺入地面,银光障壁攸然张开轻松挡下。巨大撞击声在身前炸裂,风卷与银壁堪堪消散之时,从风眼中暴袭出一柄凛冽刃光。

“王帝月之宫——!我绝不原谅你们!”

巨斧以切断山石之势汹涌斩下,血红宽剑扬起于半空中平静截击。火花激迸划开风流,西荫政也半抬起眼帘,无动于衷地看着滞身于半空、瞪着赤红双眼咬牙切齿的灰色长发少年。

星章的灰崎凌兵。

西荫政也轻哼一声,挥臂击开。灰崎凌兵瞪大眼睛被生生撞飞出去,硬是在落地后滑出十余米后才堪堪止步。

“区区人类。”

半分不屑从唇角吐出,只见数十发光箭挟裹气刃毫无章法地冲入视野,西荫政也双掌抵柄将剑尖再次按入地面,血红光流自剑面流泄而下,紫色单星双月的标志在左胸口处闪亮,王帝月之宫的力量于此刻彰显。

「王家之盾」。

巨壁矗立,紫色光辉在壁上勾画半月,四颗单星簇拥环绕,繁花拱月围拢四周,王家之徽于朗空黄土之间巍然显现,赤光如电在地面划出方正,绝对守护领域以此剑为中心浩荡扩张。

光箭砰声相撞,皆连坠下。落声未尽,赤色火球从西荫政也身后窜出,眨眼间突入灰崎凌兵眼前半寸,未给予他任何反应时间,火焰如拳将他击倒在地,星火炸散,升起一声惨叫。

“呜哇——!”

灰崎凌兵大叫着在地上滚几圈熄灭火苗,方要起身,又见三发火球如箭袭来,所幸有人奋力拉扯他跳开,跌跌撞撞地重新站稳后,灰崎凌兵才发现身后站着他的两名队友——水神矢成龙与鬼道有人。

红色披风在火球飞过的热风中高高掀起,配戴深蓝护目镜的鬼道有人朝前一迈,紧紧盯着在西荫政也张开「王家之盾」的同时,举起魔杖发动攻击的黑袍少年。

“我已经看透你的攻击了,野坂悠马。”

“「绝对的指导者」鬼道有人开始发挥能力了吗?”

野坂悠马垂下魔杖,冷淡至面无表情地回望。

“可以,足够做我的对手。”

杖尖偏转,暗紫色光芒自杖心翠珠中点亮汇聚,野坂悠马缓缓抬起魔杖,在西荫政也前方站定。

“来吧野坂悠马!让我看看被称为「战术皇帝」的你的能力!”

金色长剑笔直举起,剑锋所向,如芒刺眼。鬼道有人挥剑一斩,十枚三米高度的巨大白棋从天而降,轰声落地。

“精灵之法也不过如此。”

不同于鬼道有人那十枚白棋同时降落,紫电勾勒出的方阵之上,同样巨大的十枚黑棋在野坂悠马清晰平稳的字词间按序落地,声若洪钟,如行刑前迈向死亡的倒计时。

“事先说明一点,我可没工夫陪你们在这慢慢玩。”

浅灰双眸微敛覆染阴影,棋子落地撞掀的阵阵烈风掠开红发,野坂悠马沉下神色,冷如冰霜。

“我的时间没有一秒是可以浪费的。”

 



评论
热度 ( 17 )

© 安氏测录机two-six-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