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型杂派。
中立记录者。
在下安炎。

【闪电十一人/政悠】赤心尝胆(一)

◇ CP:西荫政也 x 野坂悠马

◆ 龙战 x 黑魔 

◇ 根据官方ED卡无根据瞎设定,纯鸡血产物,开心就好!


-


龙息渐止。

漆黑龙鳞隐于夜幕之下,星烁成河在天地间扯出宽阔的银带,深灰龙眸竖着不见底的黑色瞳孔,闷哼两声随山风传来的消息转头望去。

森林着火了。

焦味在火光中溢散随风飘来,黑龙眯起眼,刚刚站起从穴中探出头来,下一刻地面上突现亮红法阵,透亮的红光在黑夜中略显瘆人,在红光颤闪两秒后,一个黑色影子蓦地出现,瞬间倒下。

一声不吭。

黑龙顿了顿,姑且不去管传送法阵为何定位在他家门口这件事,它低下头,看清了黑影里的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庞。

那是个人类,是个在龙族记忆里隶属于“黑魔法师”、按人类年龄算是个少年的小个子。而在他的怀里,还有个说是昏迷更像是已经安然入睡的幼年女孩。

黑龙缓下呼吸慢慢滞住,随后眯起了双瞳。


-


两位旅人下了榻,房间在旅馆的三楼走廊尽头,这里离楼梯最远,相对清静,靠着栏杆又能俯望到旅馆一楼的往来,大门方位正对,视野极好。他们一前一后迈进房间,领先进门的高大男子警觉地在房间里迅速转了一圈后,将背包放在桌柜旁边,走过来向站在门口悠闲张望的黑袍少年报告。

“野坂桑,休息一下吧?”

“嗯。”

浅灰如无机质石面的双瞳转了转,被唤了名的野坂悠马走到床边摘下兜帽,解开胸前的碎蓝宝石衣扣将连帽短披风脱下丢在床上,随后整个人倒在床上闭着眼静悄悄地似乎真的在休息。感觉到眼帘上的光淡了一层,野坂悠马微微抬起眼帘,眯着瞄向正站在窗边的同伴将对着床的半侧窗关上并拉上窗帘。

“西荫,背上的剑先放下吧。”

对方转过头来,单束棕发在眼角晃了晃。他瞥了眼自己的背,询问道。

“是太亮了吗?”

被收在黑色剑鞘里的宽剑自剑柄溢出一圈红光,如星辰般时刻闪烁着精致的光辉,剑主人在说话之时,光芒还会流泄而出,点缀在剑鞘与剑柄上,如磨碎的红宝石浸勾出隐秘术纹。

“确实很显眼,不过在这个房间里就不需要了吧。”

有些懒洋洋的话音在空气中飘过,西荫政也顿了顿,了然应道。

“是。”

将剑鞘取下握紧剑柄在手里,西荫政也沉默着用力一捏,两掌宽的宽剑瞬间于覆裹黑色手套的指间化为红色光点转瞬而逝。原本就是为了时刻迎接战斗加日常威慑才随身背着,在这里确实不甚需要。

像是在欣赏一场看不厌的魔术表演,野坂悠马侧身抬起头,用手撑着脑袋看向对方的盔甲与连甲长披风。知晓对方的意思,也不是第一次了,西荫政也深吸一口气,抬手拍拍左侧肩甲。坚硬的盔甲与膝甲随柔软披风一同消失,露出里面的高领长袖。

野坂悠马满意地撑起身坐起,他将外套与长靴脱下,拾起脖子上的银坠绳链在唇间含了一下,一层淡银色屏障在房间里陡然张开隐去,而后继续闭上眼躺回床上。

西荫政也放心地微微笑了下,走过去帮他把乱丢的衣服和靴子整理好放在衣架上,而后背对着野坂悠马,借由身体挡住魔法的细光,于半空中打开由莹绿光粒交织成的地图确认现在位置。

离雷门还有一段距离。

明明可以通过传送魔法直达门口,或是于黑得几乎不见五指的夜幕下疾飞而去当晚到达,野坂悠马却执意要如此悠闲地靠双腿走过去。虽然骑马驾车也很熟练,但人类的交通工具对于西荫政也而言又不是什么舒适的方式。

当然,西荫政也从来没有抱怨过,皆是野坂悠马自行猜测出来的,仿佛在那短暂如隙的眼神交错中,就看懂对方那一瞬细不可见又立刻平复的皱眉是何缘由。

于是两人走走停停,沿路逛逛,就变成了旅行般的路途。

收起地图,西荫政也听到了床上人平稳的呼吸声。他试着唤了对方的名字,见人熟睡着没有反应,便擅自单手抱起他,另一手扯出被子将野坂悠马小心翼翼地放好在床上,替他盖好被子。接着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件长袖短外套穿上,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关好门来到一楼。

点了大杯果酒随意走到靠墙桌子坐下,西荫政也沉默着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优秀的听力将大厅里吃饭喝酒高谈阔论或是低眉耳语的人声尽数纳入耳中,没用的废话自然全数滤过。收集情报对他来说本不算什么难题,只是人心有多叵测就不一定是他能完全知悉的事。

一大杯果酒缓缓饮尽,耳尖捕捉到三楼房间的声响。似乎是野坂桑翻身下床的声音。西荫政也放下手中的木质酒罐,在前台点了份甜食和果汁自己端上三楼。打开门果然看见红灰发的少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坐在床边,睡乱了的低领几乎要掉到肩边,听见门开声音,那双灰瞳攸地转来,见是西荫政也,瞬浮出的冷淡神色一扫而空,视线随即落在他手中的餐盘上。

西荫政也端进来放在桌上。慵懒地下床走到桌边,野坂悠马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拿起盘里的布丁先开了口。

“野坂桑,累了的话还是我晚上送您到雷门吧?”

“不用,这样能看到有趣的东西。”

西荫政也没有说话。他抬起视线投向房门,有什么人的脚步声踏上三楼直奔这里而来。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西荫政也跨步迈至门边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刚才在一楼见过的服务生。

感受到不只是身形差带来的威迫感,个子矮小的服务生整个人一僵,声音微颤着鞠躬低首用力将手里的餐盘举高。

“这是店里送您两位的午餐,打扰了真是非常抱歉!”

西荫政也回头,见野坂悠马点点头示意他收下,便转回头接过餐盘。

“谢了。”

服务生松了口气,又鞠躬一次后快步下楼。见人走远,西荫政也关上门将午餐同样放在了桌上。牛排、土豆泥、蘑菇浓汤,唯一不同的是,一盘放的是果汁,另一盘放的是甜酒。

果汁不用多说,必定是属于明显仍算少年期的野坂悠马。只是另一杯对于西荫政也来说,意义仅仅为他又一次被人类高看了年龄。

实际换算下来,西荫政也的年龄和野坂悠马是差不太多的。

同样带酒字,果酒算是轻度发酵过的果汁饮料,偶尔喝一下还是可以的,尤其是需要呆在人多的地方。但甜酒是中浓度酒精饮品,西荫政也虽是喝了也不会有太大反应,然而三番五次被人凭外貌误会,似乎也有些无奈。

野坂悠马望了眼甜酒,伸手过去,西荫政也见他拿走,迅速将甜酒抢了回来。

“野坂桑,不可以。”

“那就交给你了,西荫。”

……嗯?

后知后觉捕捉到对方嘴角那一抹笑意,西荫政也才反应过来。野坂悠马已经扭开头愉快地享用午餐,他看了眼手里的甜酒,默默坐到另一个椅子上拧开。

既然野坂桑那么说了,那就喝了吧。

被少年拜托“认命”的西荫政也一饮而尽,抬手将瓶子丢进垃圾桶。

 

吃完午餐稍作休整,两人依然没有全副武装,而是换上休闲简便的衣服去逛了集市。一路上被野坂悠马塞了一个哈瓦那超辣甜筒、一盒芥末章鱼酸辣球、一串黑加仑糯米团子和一块海盐香草冰淇淋栗子蛋糕后,西荫政也觉得有点胃疼。

虽然说是有“人类有第四个胃专门来装甜食”这样无法理解的传言,在见识到野坂悠马吃完午饭歇息片刻还能悠闲地一边散步逛街一边随手买甜食吃到晚上,西荫政也姑且认为这个传言有其存在的理由,但看着被塞进手里的那些东西,西荫政也又一次不是为食量而是为味道而感到无措。

……不忌口是不忌口,不代表他尝不出味道啊。

虽然也不会真胃疼就是了。

人类的食物对于西荫政也来说和嚼嫩叶差不多,完全不会对消化系统造成负担。西荫政也一口一口吃掉手上的东西,轻舒了口气,视野里突然闯进一瓶装在浅蓝细颈玻璃瓶里的饮料。

野坂悠马特地打开了盖子,递至他面前。

“辛苦了,西荫。”

“……没事。”

西荫政也嗅到瓶中混入了药草气味。他接过瓶子闻了闻,猜测人类是不是无法分辨出这其中的药草成分。

若是什么危险配方就不好了。

“野坂桑,这是?”

“我调的。”

西荫政也顿了顿,缓下神色笑了笑。虽然野坂悠马很喜欢方才那样的恶作剧,但他从来没有真的想要伤害过他。

喝完野坂悠马给的药水将瓶子收好,西荫政也迅速跟上对方的脚步。

 

等彻底转完这个集市,天色已晚,两人一并回到旅馆休息。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怎么看都不像是适合两个男孩子睡的配置。在办理入住时被前台友情提醒过还有合适的双人床,但野坂悠马坚持要这个旅馆里空间最大的大床房。没敢继续拒绝,前台麻利地帮他们办理好手续,任凭两人引来一些奇怪多余的视线。

确认完屏障,野坂悠马先爬上了床。瘦小的个子让这三米宽的大床显得很是空荡,他没有躺下,而是坐在床上靠边处,伸手拍了拍旁边的被子。

“西荫,熄灯了。”

“是。”

西荫政也关掉灯。天光自敞开半扇的窗户外投进屋里,漫开极淡的亮度。西荫政也走到床的另一侧,提膝抵上。莹绿光流如漩涡圈转两周后散尽,原本应是另一个少年的位置上伏下一条黑龙,黑龙收翼拢爪,抬起深灰色的双眸望向身侧的人类少年。

满足地将身体放进被子里,野坂悠马往里挪了挪,伸手抚上龙的额头,轻声开口。

“晚安,西荫。”

「晚安,野坂桑。」

比人类声线更为浑厚低沉的龙声特地压低音量回答。他注视着少年合上眼进入梦乡,呼吸渐稳,才安下心来,跟着合眼一同入睡。



评论
热度 ( 39 )

© 安氏测录机two-six-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