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型杂派。
中立记录者。
在下安炎。

【雷安/吸血鬼paro】零点钟声(Night-5)

■ CP:血猎 雷狮 x 吸血鬼 安迷修

□ 架空自设,与传统西幻&原作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发粮不忘   @你饿不饿 

□ 前篇:Night-1 Night-2 Night-3 Night-4

■ 说明部分卡得有点久了,好在赶在零点前发了,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


吸血鬼。

那是诞生于黑夜中的鲜红贵族,那是支配荆棘与镰月的无名怪物。不知起源,难寻其踪,没有真名,毫无未来。几近不死的强大种族,潜伏在黑色月夜下的尖牙,在上百年前曾是流传于吟游诗人与幻想家口中的邪恶力量,在确证其存在、并有组织集结力量与之对抗的百年后的今天,仍是人类谈之色变的恐惧。

唯有一群勇敢的“疯子”,被人们冠以“救世希望之光”、“正义使者”的美名,集结在一个名为“血猎协会”的组织之下,成为对抗消灭吸血鬼的吸血鬼猎人,简称“血猎”。安迷修也曾立志于此,他孤军却骁勇善战,单枪匹马战果丰硕,因武器为双剑故被称为“双剑安迷修”,是一位不可轻视的实力派血猎。

直到三十多个小时前,这一切戛然而止。

安迷修垂下眸子,他的双剑一如平常地端正挂好在腰侧,白色灯光下掩去了剑刃上细碎的流光,变得没那么显眼。散乱的刘海遮住双眼,他不知道现在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他曾立誓要用师父托付的这把双剑斩尽邪恶,他曾忠心耿耿地信奉着骑士道以此为旗,他曾坚信只要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他就不会蒙此苦难。

师父失踪前的话语在脑子里尖锐地划过,视野里被一大片一大片鲜红的色块挡住,鲜红的瞳孔、鲜红的血液、鲜红的牙……

“喂,安迷修——”

“与你无关。”

蹙起眉暗自深呼吸摆脱掉糟糕的回忆,安迷修抬起头,沉下声强硬拒绝回答。猜到对方不会老实交待,雷狮嘁了一声露出无趣横生的表情。卡米尔瞥了下他走过去坐在雷狮边上,不一会儿就听到安迷修的提问:

“说起来,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卡米尔征求地看了眼自家大哥,得到同意后平静回答。

“吸血鬼领域。你的住宅突然出现监测反应,我们就赶了过去。”

“不过也没想过吸血鬼是你,该说是惊喜还是意外呢。”

看似百无聊赖的雷狮重新打开电视悠悠接下话头,电视机里传来可怖的背景音和女人的尖叫声,貌似是在播放恐怖片。安迷修的注意力完全略过这些杂音,他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那对兄弟所说的意思。

无论以什么监测方式,吸血鬼本身是无法被发现的,唯有降临在面前,自月色中露出他的本来面目。但还有一种东西是可被监测到的,那就是“吸血鬼领域”。至今人们还未完全搞清吸血鬼领域出现的时机,能够明确的是,在吸血鬼进行“初拥”仪式、力量觉醒甚至暴走、进行领地标记时,吸血鬼会有较高机率张开一个约是自我强力保护的黑色圆形结界,这个结界就是所谓的“吸血鬼领域”。协会专门设立了监控部门对吸血鬼的迹象进行追踪、探查和确认,并会在第一时间把信息发送给血猎们。据此来看,安迷修在力量觉醒时无意识地打开了自己的吸血鬼领域,才会被发现。

那么刚才路上看见的审律部也必定是因此而来。

“这样。那么我更不应该留在这里。”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烦人哪,安迷修,对救命恩人就这种态度?”

“我会跑远一点尽量不牵扯到你们雷狮猎团。”

“血猎制服的银扣都安装了定位装置,你以为能把我们洗得多白?”

“那你一开始就应该直接杀了我!”

暴吼在播放着女人哭声的客厅里炸开。拿着遥控器的姿势没有动作,只有那双紫眸移去视线。安迷修轻喘了声低下头紧紧噬咬住下唇,双手握紧剑柄掐得指尖生疼。失态得如此丢人现眼还是第一次,尤其是在雷狮这个恶党面前。本来脑回路就不一样,他就不应该将这毁灭的希望寄托予他。他根本不会理解由血猎变成吸血鬼、由狩猎者变成被自己狩猎的同类是有多么令人绝望,说不定他还乐在其中呢。

呼……冷静,不能以恶意揣度他人。

察觉到自己已经从失态往失控的方向奔去,安迷修用力深呼吸两口气。现在意识还清醒,不能急于失去自我,在崩毁的时刻到来之前,得尽快走人。

“总之,我要离开这里。”

丢下话安迷修大步流星地朝门口走去。沙发上没有动静,唯有淡淡地飘出一句话。

“如果你走得了的话。”

嗯?

安迷修疑惑地一滞,指尖正好触上门把。银蓝弧光噼哩啪啦地突现,电得安迷修连连缩手后退。发麻的刺痛感在那一瞬间自指尖沿骨节贯穿手腕,在小臂激颤了一阵后才消失。一个正方形内嵌符咒的魔法阵在门面上闪现,银蓝色光芒像是警告般闪烁三回才跟着法阵暗淡消失。捂住被电麻的右手臂,安迷修瞪大眼睛盯着这个门,在记忆中搜刮一圈后才辨别出这是雷王星国体系的魔法阵法。

以前只在书里看过,听师父描述过,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结合印象中的知识与刚刚的亲身实践感受,安迷修很明确这是一个专门对付吸血鬼的防守型门阵。

所以刚才雷狮说了那句话……

心下一惊,安迷修环视了一圈屋子里作为门与窗的方块结构,连忙回到沙发前忐忑地问道:

“整个屋子都布下了法阵!?”

“这可是我的房子,你以为呢。”

雷狮像看白痴一般瞅了瞅他。

“……”

安迷修非常奋力地握紧气到发颤的拳头用自己仅存的理智压抑住想要揍人的冲动,就算指甲掐疼了掌肉也无暇顾及。这个恶党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自己离开这里,还说只是好玩的话那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

安迷修忽然想起雷狮割血救他时说的那句话,他说,“能看到丹尼尔那个老死板变脸也不错。”

丹尼尔,血猎协会会长。

猛地意识到对方抱有的极危险目的,安迷修颤了颤唇角,拧紧眉不可置信地叫道:

“你不会真疯了吧雷狮?你想和丹尼尔会长对着干?”

“你猜啊。”

这还有什么好猜的,这反应不是显而易见吗。

原以为是他把雷狮猎团拖下水,结果发现是雷狮把他扯上了贼船。无论这家伙的计划是什么,想要借由自己变成吸血鬼这件事突破出去是毋庸置疑了。

“你最好让我出去。”

“为什么?”

“现在,还是晚上。”

安迷修咬了咬唇内的肉,严肃地盯着他开口。

“吸血鬼的习性你不会忘了吧。”

听及此,雷狮终于放下手里的遥控器,勾起唇角像在看个笑话般笑得无所畏惧。

“所以,你打算袭击我吗?安迷修。”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42 )

© 安氏测录机two-six-nine | Powered by LOFTER